专题报道
1
   脑科学
脑科学是目前麻醉学科最热、最前沿的研究领域之一。
  • 麻醉药物作用机制与EEG监测的进展与思考 虽说麻醉施于大脑,大脑统领全局,但是麻醉如何作用于大脑,其机制尚不清楚,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董海龙教授在2019浦江国际麻醉与危重病论坛期间,分享了麻醉药物作用机制与脑电图(EEG)相关的研究进展,以此启发当代青年麻醉医师对于麻醉药物作用机制的深入探索。
  • 研究进展探寻脑卒中免疫治疗靶点 对于脑卒中治疗靶点的探索一直以来从未中断,结合免疫治疗的最新热点——Treg细胞,李佩盈研究员在2019年浦江国际麻醉与危重病论坛,详细介绍了课题组在脑卒中免疫治疗中的研究成果与进展。
  • 脑科学热点话题讨论 脑功能监测方式从最早的神经电生理指标听觉诱发电位(AEP)到脑电双频指数(BIS)的发展,已经经历了近二十年。除了根据原始脑电图(EEG)衍生出的基于算法的BIS监测,相关技术的进步也促使了其他参数的出现,包括麻醉医师熟知的NI指数、AI指数,基于脑电频谱分析的谱缘频率(SEF)、密度谱列阵(DSA)等。
  • 脑科学——热点话题讨论 伴随着社会老龄化进程,围手术期脑卒中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脑卒中时刻影响着患者围术期的生命安全,急性脑卒中,隐匿性脑卒中,部分特殊(合并抑郁状态、心脑共病)患者的麻醉管理也受到了越来越多麻醉医师的关注,相应研究也成为了热点。此外,专家学者也在麻醉与发育脑领域不断摸索前进,以期揭示麻醉与大脑的秘密,助力麻醉学向围术期医学的转型。以国际研究进展与临床麻醉管理为切入点,《麻醉·眼界》杂志有幸邀请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麻醉科主任韩如泉教授,请他为我们解析相关内容,分享前沿学术观点。
  • 颅脑创伤麻醉管理要点 颅脑创伤是现代社会造成青少年致死和致残的主要原因,颅脑损伤后积极有效的处理是改善患者转归和预后的重要因素。韩如泉教授分别从循环管理、呼吸管理、液体管理、激素应用、麻醉方法和并发症防治六大方面详细阐述了颅脑创伤围麻醉期管理要点,为麻醉医师提供了清晰的围麻醉期管理思路。
2
  • 基于ERAS理念的日间手术麻醉用药 加速康复外科(ERAS)理念,简言之目标有二:一是最大程度地减少应激反应;二是尽最大努力减少炎症反应,并且在此基础上,促进患者的快速康复。因而,日间手术秉承此理念,应运而生。在中华医学会第27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期间,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马正良教授基于ERAS理念,对日间手术麻醉用药的相关内容,展开论述。
  • 2019AAGBI/BADS日间手术指南解读 日间手术概念引入国内以来得到逐步推广,相关实践也取得了较好的进展。日间手术的成功实践离不开先进科学理念的指导,中华医学会第27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期间,北部战区总医院麻醉科主任刁玉刚教授详细解读了大不列颠爱尔兰麻醉学会联合英国日间手术协会(AAGBI/BADS)于2019年发布的日间手术指南。
  • 小儿肌松药与拮抗药的合理应用 小儿的神经肌肉乙酰胆碱受体与成人有较大的不同,其中存在什么生理机制?麻醉科医生应如何根据小儿独特的生理特点进行肌松药选择?中华医学会第27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期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俞卫锋教授结合自身经验,具体讲述了小儿肌松药与拮抗药的临床应用。
  • 小儿自主呼吸胸科手术的麻醉管理策略 成人自主呼吸胸科手术在临床中已普遍实施,那么小儿自主呼吸胸科手术是否可行?答案是肯定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宋兴荣教授以临床实际为出发点,分享其关于小儿自主呼吸胸科手术管理的经验与策略。
  • 小儿上呼吸道急诊手术的麻醉管理 小儿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的特色专科之一,收治了大量危重疑难病例。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麻醉科在小儿上呼吸道急诊手术的麻醉管理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本文中,张建敏教授将从小儿气道的特点和特殊性,如何进行小儿上呼吸道急诊手术的麻醉管理,以及个案分析,逐一讲解。
3
阿片类物质是从阿片(罂粟)中提取的生物碱及体内外的衍生物,与中枢特异性受体相互作用,能缓解疼痛,产生幸福感。阿片类药物仍是治疗中、重度疼痛的基础药物之一。
  • 苯磺酸瑞马唑仑系列访谈之应用前景 注射用苯磺酸瑞马唑仑Ⅲ期临床试验研究的初步结果是鼓舞人心的,但为了使患者更加安全舒适,并满足各类手术需要,生产方(研发企业)与使用方(麻醉科医生)应进行有效配合,找出其最适合国人的安全有效剂量。
  • 苯磺酸瑞马唑仑系列访谈之研究成果 作为水溶剂,苯磺酸瑞马唑仑不仅结合了丙泊酚和咪达唑仑两者的优点,而且避免了两者的缺点。作为精准可控、高效安全的苯磺酸瑞马唑仑,将会广泛适用于临床麻醉,其独特的药理学特性也契合日间手术、精准麻醉、加速康复外科(ERAS)等麻醉理念,同时还适用于重症医学科等其他领域。
  • 苯磺酸瑞马唑仑系列访谈之药理特性 基于苯磺酸瑞马唑仑的药代、药动学特点及其优势,王东信教授认为该类新药将在以下几大临床领域具有较好的应用前景,主要包括无痛诊疗镇静、局麻镇静、全身麻醉及ICU镇静等。
  • 苯磺酸瑞马唑仑系列访谈之研发初衷 宜昌人福药业是国家麻醉药品定点研发生产基地,目前,宜昌人福药业已经推出了适用于不同手术类型的麻醉镇痛药物。除了镇痛药物,麻醉科医生同样希望有更多镇静/麻醉药物的选择,因此,宜昌人福药业一直致力于寻找更适用于现代麻醉的新型镇静/麻醉药。
  • 镇痛药物三重门——理论研究实践 我们可以将临床常用的镇痛药物分为以下几个类别:阿片类药物、非甾体类抗炎药物(NSAIDs)和其他镇痛药物。阿片类药物依照不同的药理作用又可以分为激动剂、激动-拮抗剂(部分激动剂)和拮抗剂。下文将围绕镇痛药物的理论、研究、实践进行解析,内容仅代表《麻醉·眼界》杂志观点,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4
重症医学科的主要范围为,急危重症患者的抢救和延续性生命支持;发生多器官功能障碍患者的治疗和器官功能支持;防治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重症专栏特邀重症医学科专家对相关内容进行深入解读。
  • 体外膜肺氧合是敌是友? 2020年2月29日晚9点,由医迈瑞科(Enhanced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to Improve Clinical Outcome,EMERICO)主办的以“体外膜肺氧合——是敌是友?”为主题的线上学术访谈如期而至。
  • 开脑洞系列——扩容不增加CVP,你究竟扩容了吗? 临床医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患者容量不足,液体复苏后中心静脉压(CVP)没有增加,反而降低了,这时还需要继续扩容吗?临床中遇到这样的问题,如何决策?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王胜教授从CVP及其影响因素、CVP评估容量反应性的效能、扩容到底要不要看CVP,以及如何辩证地看待CVP四个方面,来解答这个问题。
  • 开脑洞系列——乳酸是反应组织缺氧的良好指标吗? 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的黄青青教授在会议中讨论的话题是“乳酸是反应组织缺氧的良好指标吗?”乍一听,这是个开脑洞的话题,但是在重症患者的救治过程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经过积极的液体复苏后, 患者的中心静脉压(CVP) 和心输出量(CO)等指标逐步恢复正常,但是乳酸水平还是偏高。乳酸水平究竟是不是反应组织缺氧的良好指标?
  • 被动抬腿实验你做对了吗 在历史上,被动抬腿方法是循环衰竭和(或)低血压患者的首选急救方法。这个方法的原理是引导血液从身体下部到中心静脉及心脏的重力转移。在二十世纪初,当第一次研究使用标准化的被动抬腿实验(Passive Leg Raising,PLR)显示了其对危重症患者心脏前负荷的影响后,PLR相关研究的兴趣呈指数级增长,到目前为止,支持PLR有用性的证据数量越来越广泛,PLR也成为一种比较经典的判断容量反应性的方法。
  • 液体复苏如何滴定CVP的目标 在本文中,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诸杜明教授围绕以下临床医生较为关心的问题进行详细解读:中心静脉压(CVP)能否代表容积?CVP能否准确地判断心脏前负荷?如何正确地测定CVP?液体复苏时如何滴定CVP的目标?
5
   COVID-19
  • 疫情期间,手术室外紧急插管怎么做? 目前来看,在疫情之下,需要进行手术室外紧急插管的患者通常经过了长时间的无创通气治疗,其中就包括重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患者。以此类患者为例,手术室外紧急插管可以进行,但是由于患者具有处于低氧状态和极具感染性两大特点。
  •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疫情期间国内气道管理经验介绍 对于高度疑似或确诊COVID-19患者的急诊手术或者其他紧急情况下的气管插管,麻醉科医生可以选择自己最熟悉且擅长的插管工具,可以首选可视喉镜或可视插管软镜,随后按照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CSA)气道学组给出的插管流程建议进行处理。术毕个人推荐应在患者清醒后才拔管 。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围术期感染控制 疫情期间,在手术室内接受择期手术的患者,术前都经过流行病学调查和体检,麻醉科医生在日常工作中不需要佩戴N95口罩,佩戴普通外科口罩即可;护目镜/防护面屏可以佩戴,鉴于物资短缺,护目镜/防护面屏无需一次性应用,使用后以用酒精擦拭消毒后可继续使用。
  • 面对COVID-19患者手术麻醉医务人员如何自我保护? 广大手术麻醉医务人员需要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有一定的了解,因为明确疾病定位、明确疾病严重程度、实施相关公共卫生管理措施是控制疫情的关键。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围术期感染控制的指导建议》解析 自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武汉流行以来,病毒肆虐,疫情严重。突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使得麻醉科医生和相关手术人员在围术期被感染的风险大大增加。若防护不当,会造成医护人员自身感染,还可能引发手术患者间交叉感染。《麻醉安全与质控》杂志在线刊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围术期感染控制的指导建议》(以下简称《指导建议》),《麻醉·眼界》杂志特邀《指导建议》负责人李军教授为广大麻醉科医生梳理重点内容。
6
在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2019年年会暨2019年山东省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年会期间,CAA-MDT专题论坛如期举行,国内外多学科专家齐聚一堂,共话麻醉优化与舒适化医疗。
  • 麻醉诱导优化的几点思考 麻醉诱导的理想状态,即患者从清醒状态顺利进入镇静状态,如果把手术过程比作飞行,那么诱导、苏醒就相当于飞机的起航与降落阶段,而在飞行过程中起航与降落是最危险的时刻,因此,麻醉诱导具有很大风险,几乎所有用于诱导的全麻药物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循环、呼吸作用,可能导致呼吸暂停、呼吸紊乱、潮气量减低和呼吸停止。另外,诱导时机体的保护性反射消失,如咳嗽反射、呕吐反射和喷嚏反射等,患者失去了对伤害性刺激的自我保护,容易导致并发症。
  • 围术期焦虑,您关注了么? 围术期焦虑对患者转归和舒适度均有显著的不良影响,围术期焦虑应该得到麻醉医师的重视和干预,良好的术前宣教和沟通安抚可改善焦虑,提高患者的满意度,抗焦虑药物咪达唑仑和右美托咪定均能有效改善围术期焦虑,改善转归。舒适化医疗,从抗焦虑开始。
  • 如何更加安全舒适的做好无痛胃肠镜? 希望大家可以携手创造舒适化医疗更美好的环境,为患者带来更舒适的诊疗。
  • 多学科共话儿童舒适化医疗 从口腔舒适化医疗的角度来看,需要镇静的儿童及成人患者均缺乏系统全面的检查,相比口腔科目前的泵注给药方式,为保证患者安全,麻醉医师更可能根据药物半衰期进行滴定法给药,因此,未来的儿童舒适化医疗合作还需要多学科不断地摸索和磨合。
7
全国许多医院的医生对于“保温”理念都有所知晓,但是真正将其落到日常临床实践的医生少之又少,相比于血压、心率及呼吸,体温作为被遗忘的生命体征一直未得到应有的监测重视。
8
9月15日,2018浦江国际麻醉与危重病论坛(PIFAC 2018)在上海隆重召开,本次大会由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麻醉学系联合举办。 三位大会主席分别是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麻醉与危重病学系主任俞卫锋教授;哈佛大学麻醉学系主任Jeanine Wiener-Kronish教授;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谢仲淙教授。
  • 麻醉施于大脑 大脑统领全局——2018浦江国际麻醉与危重病论坛(PIFAC 2018)撷英 9月15日,2018浦江国际麻醉与危重病论坛(PIFAC 2018)在上海隆重召开本次大会由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麻醉学系联合举办三位大会主席分别是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麻醉与危重病学系主任俞卫锋教授哈佛大学麻醉学系主任Jeanine Wiener-Kronish教授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谢仲淙教授。
  • 脊髓上行特异激活延髓On细胞调节疼痛发生的新神经环路 疼痛与麻醉是麻醉学科在临床十分关注的两个重要话题。关于全麻机制的研究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虽然目前仍然机制不明,但是在临床实践中,不同麻醉方式和麻醉药物的使用却能达到很好的麻醉效果;相反,关于疼痛发生和调节的相关机制已有“门控学说”、“神经基质理论”、“疼痛与神经可塑性”等众多学说和理论,临床上也有如“McGill疼痛问卷”、“简明疼痛评估量表”等诸多方法评价疼痛程度。但是,如何在临床中很好地进行疼痛管理,如何早期识别慢性疼痛,如何控制慢性疼痛并减少镇痛药物的副作用等问题却仍然困扰着广大临床医生。
  • 东西方院校交流推动学术合作 2018浦江国际麻醉与危重病论坛(PIFAC 2018)是由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麻醉学系联合举办的学术盛会。会议期间,《麻醉·眼界》杂志特邀两位大会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麻醉与危重病学系主任俞卫锋教授和哈佛大学麻醉学系主任Janine Wiener-Kromish教授进行面对面的访谈。
9
“实”问大咖是vision麻醉眼界多媒体平台全新打造的栏目,以五分钟小视频为手段,利用麻醉科医生的碎片时间,打造全新的学习方法和理念。
10
2018陕西省医师协会麻醉科医师分会年会暨国际麻醉学基础与临床研究论坛于9月1日在古都长安拉开序幕,本次会议既是陕西省医师协会麻醉科医师分会首届年会也是国际麻醉学基础与临床研究论坛第九届会议,两会合办,意义重大。在本次大会中,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Nick Franks教授和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医学科学院院士William Wisden教授分别带来神经科学领域的前沿内容,《麻醉?眼界》杂志整理讲课内容,惠及各位读者。
  • 睡眠、镇静和体温调节的重叠机制 理想的全麻药应当仅仅引起意识丧失、镇痛和遗忘,但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全麻药都会引起体温降低,而且体温改变的机制一直没有阐明。睡眠过程同样引起体温降低,这也解释了麻醉与睡眠可能涉及相同神经通路的理论。Nick Franks教授基于两项最新研究,深入阐述了睡眠、镇静和体温调节的重叠机制。
  • 组胺和睡眠-觉醒环路 脑内存在着睡眠和觉醒两大调节系统,这两个系统的神经通路在解剖结构上纵横交错,功能上交互抑制,共同协调着机体睡眠与觉醒的时相交替,维持着睡眠觉醒的内稳态。睡眠-觉醒周期的转变可以认为是兴奋性神经元和抑制性神经元之间互相作用产生的结果。睡眠与觉醒中枢此消彼长的相互制约被认为是睡眠觉醒周期性调节的内在基础,然而其神经环路目前仍不清晰,William Wisden教授的讲课正是围绕组胺能神经元参与睡眠-觉醒环路的相关内容展开。
其他专题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