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围术期感染控制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围术期感染控制


王古岩教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




  《麻醉·眼界》杂志:确诊或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患者进行手术后,麻醉机如何消毒?手术室消毒多久后可再次使用?


  王古岩教授:



  麻醉机消毒


  确诊或疑似COVID-19患者手术后,麻醉机消毒应分成三个环节:


  第一,麻醉机台面和按键等物表的消毒应该同手术间其他物表一样进行终末消毒。可使用1,000~2,000mg/L含氯制剂(如84消毒液)擦拭,消毒剂在物表保持10~30分钟后再清水擦拭;如果麻醉机被患者血迹、体液等污染,可使用2,000~5,000mg/L含氯制剂擦拭至无污迹30分钟后再用清水擦拭。


  第二,麻醉机外呼吸回路、过滤器、面罩等,需使用一次性产品,用后丢入医用垃圾袋。


  对于麻醉机内呼吸回路的消毒建议使用复合醇麻醉回路消毒机进行消毒,复合醇消毒机使用的消毒剂为乙醇,将乙醇以气压式等离子雾化分布于麻醉机内呼吸回路。使用时将麻醉机内呼吸回路与消毒机回路通过螺纹管进行对接,无需拆卸麻醉机,雾化消毒10分钟,解析干燥20分钟,即可完成消毒。对于没有麻醉机内呼吸回路消毒机的医疗单位,仍需将麻醉机回路拆卸,送消毒供应室消毒或灭菌。



  手术间旷置


  依据现有的专家建议,手术间终末消毒后,开启层流或通风至少2 个小时后才可以使用。



  转运设备消毒


  确诊或疑似COVID-19患者接受手术后转运至病房,转运床、监护设备在使用后都应进行终末消毒,消毒方法与麻醉机的物表消毒方法一致。


  注:上述内容可参考王古岩等人撰写的《麻醉机内呼吸回路消毒及灭菌的指导建议》,指导建议于2018 年发表在《中华麻醉学杂志》。




  《麻醉·眼界》杂志:疫情期间,麻醉科医生在手术室进行日常工作时,是否需要佩戴N95口罩和护目镜/防护面屏?


  王古岩教授:疫情期间,在手术室内接受择期手术的患者,术前都经过流行病学调查和体检,麻醉科医生在日常工作中不需要佩戴N95口罩,佩戴普通外科口罩即可;护目镜/防护面屏可以佩戴,鉴于物资短缺,护目镜/防护面屏无需一次性应用,使用后以用酒精擦拭消毒后可继续使用。




  《麻醉·眼界》杂志:相关专家共识和专家建议都推荐,确诊或疑似COVID-19患者应当在负压手术间进行手术,负压手术间如何定义?没有负压手术间的医院怎么办?


  王古岩教授:负压手术间室内压力一般定义为-5pa,确诊或疑似COVID-19患者优先选择在负压手术间进行手术。如果医疗单位条件受限,没有负压手术间,应选择拥有独立净化机组且空间位置相对独立的手术间,手术过程中关闭净化系统,术后进行终末消毒处理;如果只有普通手术间,则应当尽量选择空间位置独立的手术间,手术流程中尽量做到物理分隔,避免和其他患者的交感染。《麻醉· 眼界》杂志: 疫情期间, 麻醉恢复室(PACU)如何管理?如何做好PACU的感控工作?




  《麻醉· 眼界》杂志: 疫情期间, 麻醉恢复室(PACU)如何管理?如何做好PACU的感控工作?


  王古岩教授:PACU的感控工作可以参照病房和重症监护病房(ICU)的感控管理要求进行,对于常规手术无特殊要求。在确诊或疑似COVID-19患者进行手术后,建议术毕送ICU隔离病房,待患者病情稳定、麻醉药物充分代谢后拔管,不再在PACU停留。


  在患者转运过程中,由手术间外的巡回护士和麻醉科医生穿戴好防护设备后,对患者采用一次性手术大单全身覆盖,由专用电梯送至病房并做好交接工作。




  《麻醉·眼界》杂志:相关数据表明,流感的全球发病率和病死率也非常高,美国很多医院已经将“流感防护”纳入麻醉科日常工作之中。那么基于这次经验,我们是否应也应当考虑将“防护”纳入日常工作之中?


  王古岩教授:回答是肯定的,传染病的“防护”应当纳入日常工作之中。我国麻醉科医生的感控和防护的知识和意识普遍缺乏,重视度不够;麻醉科医生在标准预防、消毒隔离、手卫生、物表卫生、无菌操作、职业防护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实践操作都不足够,应加强宣传、培训。相信通过在这次疫情后,临床医生的传染病“防护”意识会有很大的提升。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