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 疼痛科的风险和防范

疼痛科的风险和防范

  疼痛科具有高风险性的特点,处理不当可能会导致患者个人、家庭、医生、社会的问题,如果不能直面这一问题,那么将影响疼痛科的发展。作为疼痛科医生,同样面临各种风险,在安全的前提下通过各种努力解除患者疾苦时,我们才能实现自我价值的提升


  在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第十三届学术年会的主题演讲中,山东省立医院的宋文阁教授结合自身多年临床实践,围绕疼痛带来的误诊误治、治疗带来的风险及合并症带来的风险三个方面与读者共同分享其见解。



疼痛科风险之误诊误治


  我们先来看几个病例。山东省疼痛临床研究中心某分中心一例患者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行腰51侧隐窝注射治疗后自述症状加重,情绪激动,经仔细查体,发现右侧第三腰椎横突处肿块,后诊断为肝癌转移。


  山东省立医院兄弟科室收治一例42岁女性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治疗两周后患者症状明显加重,由原先下床活动腰腿疼痛进展为卧床休息时也疼痛,会诊考虑为多发性骨髓瘤,建议复查MRI见股骨颈凿骨样破坏,继而查骨髓象,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转血液科治疗,疼痛迅速减轻,同时平息了一场医疗纠纷。


  某市立医院收治一例中年男性患者,房内装修刷墙后半年,其腰腿痛突然加重,查CT示:腰45椎间盘突出,行胶原酶溶盘术。术后剧烈腰腿痛5天,服镇痛药及侧隐窝注射消炎镇痛液无效。查体:痛苦貌,强迫仰卧位,直腿抬高试验右侧30度,拇背伸肌肌力4级,双下肢触痛觉存在。二便正常。体温及血象正常。复查MRI可见腰3~骶1有巨大肿物,遂进行手术探查,病理结果为神经鞘瘤伴坏死。


  通过以上三个病例,我们可以发现,误诊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足以突显正确诊断的重要性,合理的纠正错误的诊断可以使患者的痛苦得到解除,也可以使即将发生的医疗纠纷得到平息。



疼痛科风险之治疗风险


  任何治疗过程都可能存在风险,综合概括如下:①可能由于穿刺失误导致各类损伤,如穿刺损伤神经可引起瘫痪,穿刺损伤血管引起出血,穿刺损伤器官引发器官功能障碍等;②药物逾量、误入甚至扩散过广所产生的并发症;③使用激光、射频、等离子等治疗时若参数设置不对或治疗部位不当引起的物理损伤;④临床上非常棘手却又屡见不鲜的感染问题;⑤治疗后发生的并发症。



疼痛科风险之合并症风险



  该类风险包括两类系统,即非疼痛病变系统和疼痛病变系统。非疼痛病变系统可理解为疼痛病变系统与合并症非同一类系统,如疼痛源于脊柱源性而其并发症为心血管类,原发病为高血压而出现脑溢血等。


  曾有一例59岁确诊肩周炎的患者,考虑其年龄因素,询问患者既往史,患者否认心脏疾病史,查体血压为160/110mmHg,追加心电图检查示心脏高侧壁心肌梗死,遂将患者送至心内科抢救,免除了一例可能因合并症的疏忽而导致的患者死亡。


  疼痛病变系统为神经系统不同阶段发生损伤。一例中年男性患者,轮椅推入院,已行三次手术,右下肢腰部神经分布区域仍剧烈疼痛,经检查后给予腰5~骶1侧隐窝注射治疗后患者疼痛迅速消失,但第四天出现下肢瘫痪,MRI示:腰1后有一游离骨片向后移位压迫了脊髓圆锥,建议患者急诊手术,患者非常不配合。


  合并症带来的风险极其容易被忽略,所以临床医生一定要提高警惕,除了误诊误治及治疗带来的风险外,同时多考虑合并症带来的风险。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