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 大咖面对面——麻醉学领域专家对话:谢仲淙教授

大咖面对面——麻醉学领域专家对话:谢仲淙教授




问题1 对于FDA发出的黑框警告,是否需要大家提高警示性?


  迄今为止,已有大量动物实验结果表明,全身麻醉药物存在一定的神经毒性,尤其对发育脑可能会造成影响。


  面对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发出的黑框警告,谢仲淙教授提出两点建议。第一,广大麻醉学科的专家、学者应当非常庆幸,因为这无疑表明了整个学术界对于围术期医学相关问题的高度重视;第二,虽然动物实验已有明确的阳性结果,但是这些研究结果尚无法完整地推演到临床,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整个围术期对发育脑影响的因素众多,研究者无法排除潜在疾病、手术操作等干扰因素,单独研究全麻药物对发育脑的影响。因此,面对FDA发出的黑框警告,广大麻醉科医生和手术患者大可不必感到恐慌。



问题2 导致POCD的因素很多,你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众所周知,是多发性因素,并不是单一因素造成了术后认知功能障碍(POCD)和术后谵妄(POD)的发生,在众多因素中,年龄是大家公认的POCD和POD的一大危险因素,而且大量循证医学证据和专家共识都指出,一老一少,即老年人和学龄前儿童(5岁至7岁)发生POCD或POD的几率较高。


  我们都知道,每个手术患者在术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炎症反应,但并不是每个手术患者都会发生POCD或POD,谢仲淙教授认为,这才是麻醉学专家亟需探讨的问题。


  依据现有研究结果,部分手术患者在术前就已经有了早期大脑损害,具体表现为β-淀粉样蛋白(Aβ)沉积、Tau蛋白磷酸化和阿尔兹海默症(AD)等病理性改变,这部分患者才是发生POCD或POD的高风险患者,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不是所有手术患者都会发生POCD或POD。



问题3 Tau蛋白磷酸化是危险因素,那么其在“年轻大脑”和在“老年大脑”中发挥的作用一样吗?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Tau蛋白磷酸化与AD的发生密切相关,而且已有大量研究结果证实。既然如前所述,一老一少“脆弱脑”发生POCD或POD的几率较高,而且表现为Tau蛋白磷酸化的患者是POCD或POD的高风险患者,那么探讨Tau蛋白在老年人或学龄前儿童大脑中发挥的作用就非常必要了。


  谢仲淙教授团队在出现学习记忆能力损伤的小鼠大脑内,发现了神经元中Tau蛋白异常磷酸化,神经元中过度磷酸化的Tau蛋白不能维持微管正常功能,从而使线粒体功能受损、神经突触数量减少、突触传递功能障碍,最终造成了长期学习记忆能力损伤。


  谢仲淙教授团队还将6日龄小鼠和60日龄成年鼠进行对比,比较两者的Tau蛋白水平是否具有统计学差异。综合现有研究结果可以证明,Tau蛋白磷酸化在老年人或学龄前儿童POCD或POD的致病过程中均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其在一老一少“脆弱脑”中是否发挥相同的致病作用,暂时还无法解答。



问题4 Tau蛋白磷酸化造成脑部的结构改变重要还是功能改变重要?

  任何功能改变都以结构改变为基础,功能改变和结构改变二者并不矛盾,而且,伴随着影像学技术的不断发展,通过无创检测技术观察解剖结构改变,预测功能改变,这才是人体科研未来的发展趋势。


  既然现有研究结果表明,高风险患者在发生POCD或POD之前,便已有了炎症、Aβ沉积、Tau蛋白磷酸化等病理性改变,那么现在的研究技术难点就在于如何检测这些结构改变。脑脊液(CSF)检测作为一种检测手段,具有有创性的特点,患者依从性较差;无创性检测手段如核磁共振(MRI)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PET),虽然可检测到上述结构改变,但是价格昂贵,无法推广应用。


  谢仲淙教授认为,光学相干断层扫描技术(OCT)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其作为一种新型光学诊断技术,可以对眼底透光组织作断层成像,从而检测人类视神经的厚度。有研究结果表明,利用OCT技术检测到视神经比较厚的患者皆有两个特点,第一,CSF中Aβ沉积和Tau蛋白磷酸化的比率接近于AD患者;第二,这部分患者发生POCD的比例较高(POD方面暂无数据支持)。


  由此可见,若能证明视神经厚度与POCD或POD的关联性,并将视神经厚度作为评估POCD或POD风险的一个无创性生物标志物,那么这种简单、便宜、无创,通过监测结构改变来解释或预测功能改变的方法,必将成为未来预测高风险POCD或POD患者的新趋势。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