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医语 > 有关“舒适医学”的一些个人看法

有关“舒适医学”的一些个人看法

看到《麻醉·眼界》杂志上Alex Steven Evers教授所述:“现代麻醉学面对的挑战与机遇”一文提及麻醉学科必须应对新出现的社会需求,保障围术期安全,减少麻醉对手术病人造成的长期影响,如术后认知功能障碍,麻醉药物对新生儿的神经毒性等,结合以往曾讨论过的“舒适医学”,提出一点个人看法,供同道参考和讨论。

作为医务人员,个人非常同意今后当向“舒适医学”要求努力。在临床医学治疗方面,自觉与要求“舒适”密切相关的,主要还是在于手术麻醉病人。因为接受手术治疗的病人,免不了要被以下因素所困扰,即手术带来创伤、疼痛以及各种生理功能的影响。即使有全麻药的更新,生理功能监测及手术技术的提高,如Evers教授所说,仍存在着许多新的挑战,尤其是全麻手术病人,失去了自我保护能力,麻醉医师更应做到覆盖术前评估,术中麻醉,保证手术顺利完成,术后康复的全过程。因而有关基础研究,药物研究,临床技术研究提高等均不可忽视。

为适应新社会的需求,真正做到“舒适医学”这一新挑战的情况下作为与其密切相关的麻醉学科一员,当为手术病人顺利完成手术,完全康复与舒适而努力。

为了部分较快做到上述需求,面对手术病人,个人认为应结合具体病情、技术条件、所有设备,最好首选影响较少的局部麻醉,包括局部浸润、区域阻滞、颈丛、臂丛、椎管内阻滞等。为促进病人安静舒适,可适当加给些许镇静、镇痛药。

上世纪60年代,我院手术病人,较多应用硬膜外麻醉,并肌注杜冷丁50mg、异丙嗪25mg,术中病人大多能安睡,顺利接受和完成手术达60%以上。当然应根据病情,手术需要选择。是否所有手术病人均很满足舒适,以及有关脑、心、肺等危重病人的手术,如何做到麻醉满意,手术治疗全过程达到病人满意舒适,仍有待继续探讨,不断创新和努力。

 

(本文由王景阳教授供稿)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