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医语 > 心输出量——20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

心输出量——20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

  艾苏珊(Susan)等人发表在《心血管病护理杂志》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Nursing)上的文章分享了20件 与心输出量(CO)测量相关的小故事,《麻醉·眼界》杂志 编译全文,惠及各位读者。 

故事1CO的计量时间

  1628年,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第一次历时半 小时测量出CO,历时半小时是因为用来提示时间的沙漏每 半小时翻转一次,而唯一可以在陆地上计算时间的钟表按 小时计量。如果现在我们还使用最初的计量时间,那么正 常CO的结果应当为150 L/30 min 

故事2CO的计算方式

  1870年,阿道夫·菲克(Adolf Fick)博士开发了一个 在动物模型中比较动脉和静脉血氧含量的方程式,在这个 方程式中,CO=氧耗量/(动脉血氧含量—静脉血氧含 量)。这个公式目前仍被认为是计算CO的金标准和分流计 算的标准。如果不是斯旺(Swan)、甘茨(Ganz)、福斯 曼(Forssman)等科学家的努力,我们至今仍然只会用这 种方式计算CO 

故事3Frank-Starling机制

  1886年.德国生理学家卡尔·路德维希(Carl Ludwig)第一次描述了舒张末期容积和CO的关系,奥图· 法兰克博士(Otto Frank)和斯塔林(Starling)博士分别 于1895年、1914年发表文章,进一步描述并精炼我们对于 上述关系的理解,并逐渐形成了为人们熟知的关于心脏的 Frank-Starling机制。 

故事4:关于CO的基础研究

  早期基于动物模型的基础研究,其支持我们对于心血 管生理的理解。在路德维格(Ludwig)博士的实验室中, 一只青蛙的心脏被用来演示Frank-Starling机制。1886年, 格雷汉(Grehan)和坎科(Quinquaud)首次完成在犬模 型中插入肺动脉导管测量CO1898年,哈格曼(Hagemann)首次在马模型中使用肺动脉导管测量CO。虽然19 世纪80年代末反对活体解剖的声音非常响亮,但是如果没 有上述基于动物模型的基础研究,我们不会拥有如此先进 的心血管生理学知识。 

故事5:繁重的工作量

  1897年,斯图尔特(Stewart)将生理盐水注入循环系 统,通过测量股骨的生理盐水浓度来计算CO,如果我们至 今仍沿用此种计算CO的方法,必将消耗大量的工作量和劳 动力。 

故事6Stewart-Hamilton方程式

  汉密尔顿(Hamilton)博士修改了血液稀释技术的指 标和方程式,并在其中加入了时间的因素,时间—浓度指 标曲线在估算CO时按注入量、时间区域划分,这也就是被 后人所熟知的Stewart-Hamilton方程式。这个方程式从某 种形式上,仍然在通过热稀释原理计算CO。  

故事7:心冲击图

  1877年,戈登(Gordon)博士记录了与身体运动相关 的心脏收缩。1939年,艾萨克·斯塔尔(Isaac Starr)博士 研发了通过心冲击图记录身体运动并通过运动量化CO的方 法。通过心冲击图,心脏收缩引起的震动以及整个身体的 运动都可以被测量和分析,但是在测量时Isaac博士是否排 除了主动脉瓣反流的患者,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故事8:可穿戴设备

  调查人员发现,一旦校正了年龄,心冲击图像异常的 健康个体发生缺血性事件的风险升高3倍,而那些已知罹患 心脏疾病的患者发生复发性缺血性事件的风险仅升高2倍。 令人惊讶的是,心冲击图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 的复兴,目前正在家庭监测中以可穿戴设备等多种形式得 以应用,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来观测心 脏疾病的进程。 

故事9:第一次演示心导管技术

  1929年,沃纳·佛士曼(Werner Forssmann)博士在 自己身上第一次演示了心导管技术,他将一根输尿管置入 自己的右心房,然后他步行到放射科通过X射线确定心导 管的位置。在他发布这项实验结果后,医院管理部门得知 一切,并剥夺了他的临床特权。也许医院管理者害怕他将 这项技术应用于患者身上。 

故事10:第一次临床测量CO

  1940年,第一次临床测量CO和心腔压力是在一家纽 约的警察局得以实现的。这些数据为大量出血伴随CO下 降以及输全血而不仅仅输注血浆的患者的有效治疗提供了 证据。 

故事11:肺动脉压和肺毛细血管 阻塞压

  1949年,赫尔姆斯(Hellems)博士、海恩斯 (Haynes)博士和德克斯特(Dexter)博士发表了第一例 使用右心导管的临床报告,他们在年龄从18~40岁之间的10 名男性和3名女性健康受试者身上测量了肺动脉压和肺毛细 血管阻塞压。这些健康受试者的平均肺动脉压为24/10 mmHg,平均肺毛细血管阻塞压为10mmHg7~15 mmHg),这些数据就目前来看也是相当准确的。 

故事121956年诺贝尔生理学 或医学奖被授予心导管技术

  195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Werner Forssmann博士、迪金森· W·理查兹(Dickinson W. Richards)博士等人,他们发现了心导管技术,以及通过心导 管技术识别心血管系统的病理改变。现在我们觉得心导管 技术非常成熟,但在当时放置心导管是一件风险非常大的 事情。 

故事13:利用热量作为指示剂

  1953年,费格乐(Fegler)博士提出了利用热量而不是 燃料,作为指示剂来测量CO,并由此发展了热稀释CO的 理念。幸运的是,鲁本(Ruben)在1930年发明了热敏电 阻,因此使得Fegler博士的假设成为现实。如果没有Ruben 博士和Fegler博士两位人才的共同努力,我们至今还局限于 使用燃料作为指示剂测量CO的时代。 

故事14:胸阻抗

  1957年,尼泊尔(Nyboer)证明心脏周期与胸阻抗改 变有关,他推测,可以利用胸阻抗波形曲线下面积计算出 卒中面积和CO1966年,阻抗心电图第一次被库比克 (Kubicek)用于计算宇航员的CO 

故事15:漂浮导管与帆船

  1970年,Swan博士和Ganz博士第一次报告了临床使 用漂浮导管的经验。1971年,一个热敏电阻被添加到心脏 导管上,并通过热稀释法来测量COSwan博士的灵感来 源于帆船,他觉得有“帆”的心脏导管可以随着血液流动 通过心脏和肺动脉,当然漂浮导管上的球囊就类似于 “帆”的角色。 

故事16100~150万的漂浮导管

  在最高峰时期,也即在使用肺动脉导管监测CO3 年,每年有100~150万个漂浮导管被放置,其约折合每年10 亿美元的成本。如此巨大的导管数量和如此庞大的技术应 用,却从来没有经过前期的临床试验,这不得不令人感到 惊讶。 

故事17:肺动脉导管测量CO的 患者分布

  接受肺动脉导管测量CO的患者大致分为,30%为接受 心脏外科手术的患者,30%为接受心脏护理的患者和参加 导管试验的受试者,25%为接受高风险手术或创伤的非心 脏疾病患者,15%为医疗患者。 

故事18:肺动脉导管“滥用” 引发争议

  1996年,康纳斯(Connors)博士和他的同事们进行了 一次多中心、病例对照研究,研究涉及内外科重症患者, 研究证实,接受肺动脉导管监测CO的患者30天内死亡风险 增加24%、住院成本平均增加28%。尽管不支持此项研究的 人士很快公开批评了研究结果,但是这项研究引发了一个 国际讨论,也许滥用肺动脉导管,使其“无处不在”的作 法并不正确。 

故事19:肺动脉导管使用减少

  在1993年和2004年间肺动脉导管的使用减少了65%, 这也许和一定数量、涉及危重症患者的研究证实,使用肺 动脉导管以及监测CO并未带来生存获益,反而会增加许 多相关并发症相关。 

故事20:误差

  热稀释CO计算方式至今仍广泛使用,并被称为临床计 算“金标准”,大型荟萃分析提示,与热稀释法相比,微 创计算CO的方式错误程度更严重,脉搏轮廓计算法误差为 41%±3%,食道超声计算法误差为42%±10%,胸阻抗计算 法误差为42%±4%。尽管一些专家认为30%或更少的误差 可以接受,但是这些误差对于重症监护病房(ICU)的患 者却很严重


此文由《麻醉·眼界》杂志编译,仅代表《麻醉·眼界》杂志观点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