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卷首语 > 至暗时刻与技术独立

至暗时刻与技术独立




  2018年,“小黄车”以过山车般的剧情展开,敲响了宣告共享经济时代落幕的铜锣。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成立以来首次季度亏损3个亿,互联网+经济真的在衰退了。2019年3月,996工作制引发了一场全网大讨论,每个人都深切地感受到,大公司开始纷纷裁员了。2019年,中美贸易战结束了,对大多数人来说,代表着一场好戏落幕了,激情澎湃的爱国热情之后,是意料之中的徐徐铺开。用美国经济学家戴维·戈德曼的话来说:美国谈判策略让人想起“大富翁”游戏——玩家试图在游戏中赚取租金。中国则在玩古老的战略游戏——围棋,其目标是获得技术领先。2019年5月,华为作为最优秀的中国科技企业,被列入美国出口黑名单。在中兴丢盔弃甲刚刚败退的美国市场,华为站直腰板又要迎战了。

 

  好在,学术界受到的影响好像并不大,各种类型的学术交流依然红火,中西方在理念普及、技术推广、组织合作等多个方面展开活动。有趣的是,欧洲和美国的专家教授们好像越来越喜欢来中国授课。而我担心的则是,学术界会有象中兴与华为一样尴尬的一天吗?中兴为什么败了?华为的底气又从哪来?一个词解释一切:技术独立

 

  我认为,实现技术独立需要经历四个阶段:技术依赖→技术自立→技术创新→技术独立;客观来讲,中国麻醉学发展现正处于第三阶段,但离第四阶段还相去甚远。

 

  从最早,麻醉学前辈们学成归来,带回完整的麻醉学理论与实践体系;到中国麻醉学科培养出自身专业强的中坚力量;再到当下优秀的中青年麻醉医师们集中攻坚麻醉与脑科学,不断探究全麻机制本身。相信没有人会质疑,中国麻醉学科已经高速地完成了前三个阶段的进阶和转变,但是目前的发展势头与速度已明显放缓,甚至有重新进入对西方世界技术依赖的苗头。加速康复外科(ERAS)、日间手术、麻醉深度监测、血流动力学监测,技术源头无不是西方世界的,一旦抽离这些理念与技术手段,又是怎样的情况?


  举个例子,美国在开发全球定位系统——GPS时明确表达,把GPS开放给全世界使用,是希望一旦面临全球战争,做到技术回收、中止权限,全世界的导弹系统将都成为瞎子。因此,中国有了北斗,有了自己的定位系统。

 

  当然,回到“技术独立”的问题,这其中还有中国医生与欧美国家医生职业理解的不同。欧美国家医生终其一生所做之事,少、专、精,追求个人收入、阶层及地位。更有甚者,非常看重技术开发与商业转化,希望最终通过技术专利实现收入、职业定位的转型,以至于相比中国医生,欧美国家医生更关注于技术转化后带来的回报。中国医生则不然,讲究悬壶济世、心系黎民,更看口碑、名声及荣誉。两相比较,中国医生更具浪漫主义情怀,而欧美国家医生略带现实主义意味了。自然,中国医生在技术追求上,要稍逊于欧美国家医生。

 

  基于此,我有四点感触与各位同道分享:第一,中国目前属于新兴技术“零基础”,技术依赖阶段暂时不可能发生“跨越式发展”,大跃进式追求数据结果;第二,技术自立是一个学习者必然的发展轨迹,同时也是一个重大转折,需要谨慎,一味全力冲锋,反而会造成更严重的技术依赖;第三,在崭新的麻醉学领域中,既不能“改变历史”式地“孤注一掷”,也不能“闭门造车”式地“另辟蹊径”,避免十年一梦皆是空的情况出现;第四,只有在坚持理念与技术引进基础上,拥有自主技术开发,即以技术独立为目标进行学习,中国麻醉学发展才能从容面对来自国际领先者的理念输入和技术倾轧,从而实现从依赖到独立的转变,只有不被别人抓住命门,技术独立才能真正独立。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