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卷首语 > 一时之“ 争”

一时之“ 争”



  文章开头,明确问题,作为麻醉科医生群体一直在争的,到底是什么?首先,要分清楚。“争”其实分为学科外部和学科内部两个方面。外部问题无非是四个:麻醉管理范畴问题、职业地位问题、兄弟学科协同配合、学科的学术发展。内部问题无非也是四个:工作强度、收入问题、终身学习、科学研究。如果有办法解决这八个问题,我相信,麻醉科医生的工作生活将是无比幸福的。

 

  大家要问,说这个有用吗?抱歉,没用。因为我们探讨的既不是职场宝典,也不是成功法门或锦囊妙计,更不是自艾自怜的心灵鸡汤,不负责心理按摩。但凡您抱有这种心态,可以不读这篇文章。

 

  今天要讨论的是解决麻醉科医生焦虑和困惑的本质问题:要怎么做?今天我所指的“一时之争”,其定义是无论外部或内部问题,“争”的其实是自己的心理。所谓外部和内部的问题,归结起来都是想法与现实之间的落差造成的心理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大概只有一条路:把问题想明白了!

 

  这里,就要做一个比喻。想法就像指挥部,原则上不打仗。整天在一线忙忙碌碌的是连排的战士。没事就找战士谈心的那是政委。搭锅做饭的那是炊事班。这些事,指挥部都不会去干,但是打仗不能没有指挥部。人的心理和实际行动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

 

  想法,是指挥部。

 

  方法,是连排长。

 

  行动,就是战士。

 

  没有想法的行动,就像没有指挥的部队行动,去哪儿都不知道,没有方法的行动,就像没有连排长的部队,一盘散沙;反之,没有行动的方法和想法,就像没有战士的部队,指挥部只能空指挥。所以,我们现实的表现就变成了,每天的想法很多,去实现的却很少。不管是外部问题,还是内部问题。

 

  如果,你不想面对这种情况。那么,我建议你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总是想法很多,行动却很少?

 

  因为,你所遇到的问题,大多是现实问题,需要具体的解决办法。想法就像指挥部,它只能指挥。具体行动还需要战士去达成,就是需要你去行动。在解决现实问题面前,如果你不行动是什么都做不成的。弄得不好,还会耽误很多事。

 

  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面对现实问题的时候有三个特点:懒得理、不想理、没空理。

 

  为什么懒得理?因为诸如麻醉管理范畴、职业地位、兄弟学科协作、学科的学术发展等外部问题,不是自己可以解决的,所以也就懒得理了。那么,这么做可以吗?不可以!如果你都不能做科研、不学习最新的学术进展,不能好好与兄弟科室协同作战、做好麻醉与围术期的患者管理,你还指望谁来做?难道指望隔壁老王吗?

 

  为什么不想理?因为在面对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人会焦虑与纠结。不能解决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它。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但往往是,兼济容易,独善难。那这个时候怎么办?努力学习呀!更好的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效率,工作强度就减轻了,收入自然就增加了,科学研究也就不缺思路了。那还有什么问题呢?

 

  为什么没空理?因为现实已经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哪里还有时间再去理这些暂时无关紧要的问题呢?德国新教教士马丁·尼莫拉的短诗很好地说明了问题: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更何况麻醉科医生群体面对的每一个问题,哪一个和麻醉科医生本身无关。你现在没空去理,等你想理的时候也已经由不得你。那还有什么是你现在有理由去没空理的呢?

 

  所以,按照这个逻辑来看,其实“争”与“不争”在于每个人自己,想要获得轻松和解脱也是如此。所以,读完这篇文章,你还是没有想通,我也没有办法,也没有人能对你负责,你只能继续想。


  但是,可以明确且负责地告诉你的只有一点:你可以有一次扪心自问的机会,你可以有一次自己做主的选择,“争”与“不争”取决于你自己。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