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卷首语 > 5%和95%

5%和95%


  自诩为当下公知精英分子的许致远在采访马东时问道:“在稍微长远一点的时空中,我们的贡献可能十分有限,在更普遍的思想和精神追求上,我们留不下什么东西。”其想表达的意思是, 当下时代的“粗鄙化”、“无下限化”为什么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而精英分子的基本追求——卓越(Arete),以及“我必须杰出”的信念却在逐渐消失的问题。当时马东回答:“纵观人类历史进程, 精英永远只有5 % , 其余9 5 % 都只是在生活。”这个答案极具洞察力,其深层次内涵是,在当下这个忙碌嘈杂时代中,每个人的选择决定了其在这段历史中究竟想扮演怎样的角色。


  2010年之后的技术通道基本已经实现了任何一个人在生活中的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接入整个世界,展示想法和各种成果。但这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有主动积累智慧和知识的愿望,然而充满感官刺激、欲望、无规则、无秩序的表达却更容易被社会所接受,因为后者只是单纯地图一个痛快,追求一种愉悦。其深层次的需求是,生活中大多事情均不如人意,那么能贪图一时痛快就贪图一时痛快吧!如果单纯谈追求,那也是一个空中楼阁式的乌托邦世界。虽然本意很美,却永远无法实现。客观来讲,我认为,不该抵触当下时代所表现出的紧迫感、疲惫感、无力感,却也不该等待抵触到达一定程度之后的反弹。

 

  今天能从事医生这个职业的人,在学生时代都是学习成绩优异的人,哪怕差一点点都不可能成为医生。因为事关人命,所以门槛奇高,并且无法自学成才,自立门户。从2017年数据来看,在医学生生涯结束后,最终选择当医生的医学生不过半数。如此高的淘汰率,还要经过漫长的学习和磨炼,才能最终成为一名合格的临床医生。忍受着过于单调的生活,内心充满着对未来的各种渴望。

 

  当下很多人的观点是,麻醉科医生已经很忙了,怎么还能天天提出新理念、新方法等等。我想这里有一个误会,这些理念成立的基础是建立在麻醉学的丰富和多路径上。不是凭空而来,更不是革命性的理念, 更多的是一个集成和优化,以及从整个围术期医学的长度上考量患者的利益最大化,其追求的是在药物发展同时,麻醉科医生的管理手段也可以更先进。从本质上而言,麻醉药物近三十年来没有太多突破性变革,推动麻醉学发展基本依赖着技术的革新。就像当下社会的先进程度大多不是文化上的先进性,而只是技术上的先进性。互联网时代的便利是在足够多的技术基础上的手段革新,而不是生活方式的革新,内在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与以往是相同的。上海人依然爱吃大闸蟹、北京人依然爱吃涮肉、重庆人依然爱吃火锅,只是现在可以通过手机叫外卖了,排队可以电子取号了,但是你该排的队还是要排,自身的喜好不变。

 

  因此,这里就提出了一个非常广义的哲学问题: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样的世界?是什么引领我们走向未知的领域?我认为是冒险的勇气,虽然挑战未知很危险,但也会带来更可观的回报, 在成为医生之前,我们大多数人一直在干冒险的事情,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曾有人说过: 既在江湖内, 就是搏命人。我的理解是, 在一个逐渐成熟的社会里,在一个相对封闭的职业环境中,我们只要还靠它安身立命、吃饭生活,还依赖它实现更高的追求,那每一个身处其中的每个个体都有义务和责任来维护它、发展它、完善它。


  说到这里,5%95%的选择就显得不那么有意义了。医生可能是少数几个,不能在职业领域中再区分5%95%身份的群体。假设我们势必还要将医生或者麻醉科医生这个职业作为终身赖以生活的身份, 那每一个人就都有去努力改变现状, 实现更美好将来的使命。否则, 放在更长的时间跨度上来看, 我们这一代麻醉科医生才真的没能改变些什么。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在不讨论时间跨度、广义未来、社会现状等因素的基础上,单纯作为医生而言,从学生时代就已经注定了,医生是这个社会5%的精英分子。否则,学生时代的学霸,大学时代的精英分子,到成为医生的这一过程将变得毫无意义。如果你选择当一名医生,却在追求普罗大众般的普通生活,那当初你又何必寒窗苦读,在他人肆意挥霍青春的时候,面对摞起来能堆到天花板的医学教科书,痛苦地背着各类名词、定义及公式呢?很多事情今天的我们还无法来下结论,但如果把时间跨度放置到一百年来看,当下我们许多的做法未必不妥,却也未必努力。

 

  这里赘述的,只是希望大家能闭上眼睛回想当年的自己,如果今天的你不够努力。

 

  那当初的你, 又是何必呢?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