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卷首语 > 希望即幸运——Anesthesiology 中文版(第二期)卷首语

希望即幸运——Anesthesiology 中文版(第二期)卷首语

  某日,亚历山大三世送礼物,来表示他的慷慨。他给了甲一大笔钱,给了乙一个省份,给了丙一个爵位。他的朋友听到这件事后,对他说:“你要是一直这样做下去,你自己会一贫如洗。”亚历山大回答说:“我哪儿会一贫如洗?我为自己留下的是一份最伟大的礼物,就是我的希望。”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四大文明古国,他占据其三。


  许多同行告诉我,他们曾经无数次希望《麻醉学》杂志(Anesthesiology)这本全世界最权威的麻醉领域杂志能够有中文版。确实这本杂志也曾有过短暂的中文版,但由于各种原因很遗憾地停刊了。之所以大家感到无比的遗憾和惋惜,是因为这份期刊承载着太多中国麻醉人的希望和期许。如今,我们迎来了《Anesthesiology》中文版再版后的第二期。我想,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又可以重拾希望扬帆远航了。


  回想我刚入行的时候,作为大学生来到麻醉科当医生,简直是科室里的新闻了。因为那时的麻醉科几乎被护士出身的“大姐姐”占领。我曾是多么希望能够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与我并肩作战,搞科研、搞临床,为中国麻醉学出一份力,尽快缩短与世界发达地区在麻醉学方面全方位的巨大差距。今年的教师节,我培养的一百多位硕博士生给我发来感谢的短信。这个三十多年前的“小希望”成真了。我想,我是幸运的。


  再回望20世纪五六十年代,麻醉的相关设备、药品是多么的匮乏!文革期间,多少学术权威被“打倒”?若不是中国的几代麻醉人一直心怀“希望”,怎会有改革开放后一批又一批麻醉医生漂洋过海学习深造,又踌躇满志回国报效;怎会让中国的麻醉学在世界舞台上取得一席之地,就连《Anesthesiology》这样的顶级杂志都青睐中国?


  我想,中国的麻醉人是幸运的。这“幸运”,并不是现实中生活得如蜜糖一般,而是心中始终充满“希望”,不论遇到艰难险阻,或者取得小小成绩,这份独属于中国麻醉人的“希望”,在世界麻醉史上画出了不可抹煞的印记。


  从前,我们认为白衣天使是神圣的。


  如今,我们希望患者的权益是最神圣的。


  从前,我们认为治病是医生的天职。


  如今,我们希望患者的舒适是我们的心愿。


  从前,我们以为麻醉科就是隐藏在手术室里的。


  如今,我们希望一切诊疗的无痛都是我们的职责。


  从前,我们希望接受麻醉的患者能够安全醒来。


  如今,我们希望患者能够从容地走进医院,还需有一个满意的远期转归。


  从前,我们希望Anesthesiology》能够出中文版,让更多中国麻醉科医生学习。


  如今,我们希望通过Anesthesiology》,让中国麻醉与世界麻醉更紧密地交流,并为实现中国麻醉的强国梦尽一份力。


  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希望,虽然这本杂志不可能承载那么多的希望,但至少在读者作者和编辑之间架起了希望的桥梁,链接国内外和你我他,放飞我们麻醉人共同的希望。


  我希望,我们拥有的这些“希望”,能够让我们的学科迎来“幸运”,更为我们的患者带来“幸运”。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