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卷首语 > “消失”的职业尊严感

“消失”的职业尊严感


  几天前,急诊超人阿宝一篇关于“挂号、退号”的文章一天之内就在朋友圈中传开,轻松上了十万加的阅读量,如果微信推文阅读量不设上限,我估计突破百万完全不是问题。由此也引出一个问题,全中国执业医师240万人,大家义愤填膺的到底这几十元的挂号费,还是被伤害到的感情?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大家愤恨的是医生这个行当的职业尊严感被伤害了。几十元的挂号费是需要医生终身学习,而且唯一可以收回的官方认可。读这么多年书是为了治病救人,不是受气,这份窝囊谁受得了。因此,我认为得不到尊重是其中的关键。


  这份尊重来自于外部与内部两个方向。在外部,是一份社会认同感,在内部,是一份职业尊严感,两者共同构成了医生这个职业所需要的尊重。压垮医生的最后一根稻草却往往来自于内部,也需要提及一种可笑的自我设定:职微言轻。这是一种在没有尝试努力践行之前,受限来自于周遭的反馈,建立在他人认知上的一种荒唐的假设。这种类似咬尾蛇般的逻辑,造就了一种非常荒诞的景象。那就是,别人觉得麻醉科医生不重要,于是麻醉科医生就真的不重要了。



  为免大家先入为主,我先列举一些其他的例子来说明。漆皮漆器匠人甘而可先生,做一件漆器需要5年时间,光上漆打埝一个工序需要上漆15遍才能获得1毫米厚的漆面,每操作一遍需要等上一周的时间来阴干,第一件成功的漆器制作用了10年;上海木工匠人王震华先生,用7,108块毫米级零部件等比例复刻了北京天坛,前后四代花费10年时间;苏州铜炉匠人陈巧生先生,制作一个铜炉光搪蜡一个步骤就需要前后7次,烧制一个铜炉,前后需要一年时间用于制模,第一件成功的作品花了8年时间。上述三位匠人都有一个特点,即在年轻时候都被周遭认为没出息、不重要、浪费时间。



  不知道你听完三位匠人的故事有何感想?我认为,三位匠人都将自己从事的工作当作自己的天职,穷其一生将这份感情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去,最终成就了自身的职业尊严感,这是唯一他们共有的特点。现在大家都爱挂在嘴边的匠人精神,其实说穿了就是职业尊严感。作为麻醉科医生的我们,是否想过我们的职业尊严感从何而来,是否能有将一生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其中的勇气呢


  当然,也有些人听我说完匠人的故事,马上就能反驳说,他们面对的都是死物,而我们面对的都是活人,不能相提并论。关于这点,我也非常认同。却还是忍不住想反问一句,这些匠人面对这些死物,都始终心存敬畏,牢牢地把持着自己的职业尊严感。那身为麻醉科医生,距离生命与死神的我们,难道不该更心存敬畏,更牢记自己的职业尊严感吗?


  因此,我个人认为对待自身的职业,不管身处何位、何处境,对待工作的重视度和付出度,才是职业尊严感的核心。如果我们把心寄托在外部世界,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获得职业尊严感的机会非常低,反而会在不断寻找的过程中迷失自我、忘了初心。如果你单纯地只是在工作,那就只能获得工作的成就感,不要妄图获得职业尊严感,因为你只是为了工作而工作,要获得职业的尊严感,归根结底一句话,心在哪里,职业尊严感就在哪里!


  所以,当一个医生,就要有医生的职业尊严感。要当好一个麻醉科医生,就要有麻醉科医生的职业尊严感。在当下这个时代,择一事,终一生,听上去就像是一个美好得有些不真实的童话,却恰恰是医生这一行最好的写照。只有以一种谦卑的态度尊重自己及所在的岗位,用心对待工作,才能享受工作给我们带来的内心深处的满足和欢愉,激发出自我的价值感来;也只有执着的坚信自身价值的人才能最终获得职业尊严感,无论我们身在何处,在做什么。


  最后,送一句话给大家共勉。惟技载道,惟人弘道。以前人之精神,破当代之迷雾。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