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栏目
卷首语
角度
前沿
青年星球
三人谈
跨学科对话
判断
思考
解析
学术探索
会议实录
医语
公开课
专题报道

网站首页 > 杂志栏目 > 思考 > CAA杰出麻醉医师为基层麻醉医师答疑解惑之王月兰教授篇

CAA杰出麻醉医师为基层麻醉医师答疑解惑之王月兰教授篇

专题背景



  “中国杰出麻醉医师”称号是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CAA)针对在职麻醉医师的行业最高荣誉,每年评选一次,旨在嘉奖中国麻醉学界最具贡献的麻醉学者。在2019CAA年会中,第五届“杰出麻醉医师”称号分别授予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马武华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总医院屠伟峰教授以及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王月兰教授。


  麻醉事业的发展离不开麻醉学者的开拓领航,更离不开基层麻醉医师的耕耘奉献。为搭建麻醉学者与基层麻醉医师的沟通桥梁,《麻醉·眼界》特邀王月兰教授,围绕围术期医学话题,解答基层麻醉医生的困惑与难题。




医师简介



王月兰教授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主任




答疑解惑

天天都在说围术期医学,围术期医学到底负责什么?


 

  《麻醉·眼界》杂志:大会小会都在说麻醉学正在向围术期医学转型,您能不能告诉大家,到底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需要完成什么工作?


  王月兰教授:“从质疑到备受依赖,看似更名容易,名副其实却很困难。”


  在科技高速发展、麻醉安全性和可控性不断提高的今天,麻醉科医生仅仅关注手术期间麻醉实施的传统工作已经无法适应新时代的需求了,麻醉科医生必须思考如何发挥自身优势来改善患者的远期预后。


  在中华医学会第24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上,熊利泽教授指出围术期医学是麻醉学的未来发展方向,并呼吁各医院将麻醉科更名为“麻醉及围术期医学科”。之后,国内众多医院纷纷响应号召,陆续将麻醉科更名为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以此来推动麻醉学向围术期医学的转型。


  在院方领导的支持以及科室全体人员的不懈努力下,山东省千佛山医院麻醉科率先更名,成为了全国第三家更名为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的三甲医院。更名之路看上去一帆风顺,但是笔者却表示,要做到“名副其实”却十分困难。


  真正的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内涵丰富,需要承担的任务众多,是医院的平台和基础科室。因此,更名需具备以下两方面条件:第一,麻醉科人员必须掌握围术期医学的知识、技术和能力,可以为广大患者提供围术期医学服务,这是重中之重;第二,麻醉科医生要能够真正做到保障围术期安全,减少麻醉对手术患者造成的长期影响,并积极参与到促进患者术后恢复的临床实践中去。比如麻醉医师要加强术前访视,完善病情评估;做出决策,判断该患者是否能够进行择期手术及麻醉;权衡利弊,判断患者是否需要停用降压药物或抗凝药物,预测停药后的出血、栓塞风险;加强对于术中突发事件的管理,发挥围术期医生的重要作用;完善术后镇痛,促进患者胃肠道功能、意识状态及脑功能恢复,稳定机体内环境,促进患者加速康复。


  围术期医学对麻醉工作者的要求高、责任重,要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围术期医学科着实不易。



  从质疑到备受依赖


  尽管更名前期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在顺利更名之后,笔者表示,山东省千佛山医院麻醉科也经历了很多挑战,从最初面对不同科室的质疑刁难到最后多学科的合作与依赖,一路走来,麻醉科本身也在不断成长。


  麻醉学科的发展同时带动了其他兄弟科室的技术进步与提升。以往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外科胸穿术常常根据解剖定位盲穿,而今在麻醉科的引导与帮助下,外科医生常规先进行神经阻滞,然后在充分镇痛下进行超声引导下胸穿。这不仅大大提高了胸穿成功率,也提高了患者的舒适度与满意度。


  正是因为麻醉医师在围术期医学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合理决策,保障了围术期的质量和安全,才得到了手术相关科室的充分信任和依赖。



  技术下沉、知识下乡


  作为山东省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笔者在2016年提出了“技术下沉,知识下乡”的口号,并响应国家政策号召,与山东省各县区医疗卫生单位密切联系,开展系列活动,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为基层医生进行专业知识技能培训,提高基层卫生机构医务人员的技术水平,切实方便基层群众就医,为基层医疗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答疑解惑

基层条件有限,麻醉医师需要在围术期管理中做什么?

 


  《麻醉·眼界》杂志:基层医院整体医疗力量和保障较为薄弱,期望的多学科联合会诊会大打折扣,基层麻醉医师在围术期全过程中要发挥怎样的作用?


  王月兰教授:“基层麻醉医师需要在术前学会说不,术中亲力亲为、术后管好镇痛。”



  术前学会说“不”


  首先,基层麻醉医师在术前要全面评估患者,例如当无法通过先进技术手段诊断患者是否患有不稳定型心绞痛时,更需要全面评估患者病史,询问患者是否在饭后出现胸闷、心慌等症状,以此来印证疾病诊断的临床表现。在基层医院患者的术前评估中,医者的责任心比起先进的设备更为重要。其次,要适当拒绝严重并发症的患者,学会说“不”。



  术中亲力亲为


  术中的麻醉管理要亲力亲为,注意细节,不能疏忽大意,更不能因为人员短缺而强行一个人照看几个手术室。人员紧缺和条件受限和对患者负责任并不矛盾,相反,基层麻醉医师更要实施平稳顺利的麻醉管理,积极调控围术期血压,维持患者良好的氧合。对于复合外伤、肠梗阻、脓毒症等疾病的患者而言,良好的围术期循环管理与术后转归息息相关。



  术后管好镇痛


  做好镇痛管理不仅可以减少患者的创伤应激,减少术后并发症发生,还能提高患者的舒适度与满意度,真正改善患者整体的术后转归与远期康复。因此麻醉科医生要根据患者年龄、性别、手术部位、创伤大小、疼痛特性(如伤害性疼痛、炎症性疼痛和内脏痛)等因素进行个体化原则指导下的镇痛管理。




答疑解惑

整个围术期都要管,好累,究竟为什么?



  《麻醉·眼界》杂志:对于基层麻醉医师来说,在围术期医学的转型之路中,成为围术期医生有临床价值和实际意义吗?


  王月兰教授:“基层麻醉医师十分有必要成为围术期医生,当然,这要建立在充分掌握围术期医学知识、技术的基础之上。”



  围术期医生——super doctor


  如果将所有的医生比作机场的地勤人员,那么围术期医生就是所谓的“super doctor”,其相当于飞机的驾驶员。对于基层麻醉医师,要想成为围术期医生,就必须理解围术期医学的理念,掌握相应的知识储备以及麻醉技术。


  面对人员短缺、工作繁重的现实情况,我们一定要避免纸上谈兵,并且努力改善基层医疗机构麻醉科医生的工作现状。


  麻醉学知识储备(解剖学、药理学、病理生理学)是围术期医生角色强有力的支撑。时至今日,麻醉学发展也迈上了新的台阶,目前的学习渠道众多,所有麻醉医生仍然需要继续主动学习,以此填补各种原因造成的不足。但是在很多基层医疗机构,不仅设备匮乏,技术短缺,同时规范化培训尚未全面开展,麻醉科医生普遍待遇低,工作繁重,很多时候有心无力。因此,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和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都在大力提倡技术、理念下基层,实现服务基层全覆盖零距离。相信通过加大对基层医院的投资以及人才引进,一定能早日改善基层医院麻醉医师的工作现状。


  总之,对于基层麻醉医师来说,成为围术期医学科的医生是必要的,麻醉科要改成围术期医学是必要的,但前提是他们已经掌握并具备围术期医学知识与技术能力。




(照片所有权归专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下载及转载)

Copyright 2016 麻醉眼界 备案号:沪ICP备16022724号-1